您的位置 : 兰石网 > 小说资讯 > 阴魔火并阳神程济_程济小说在线阅读

阴魔火并阳神程济_程济小说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阴魔火并阳神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程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辛寒窗,*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第六章:黑衣怪客辞锋犀利

他深信,总有那么一天,他们会将真相告诉自己的。

为了期待这一天早一点到来,他努力使自己变得更优秀、更坚强。只有优秀、坚强,自己才能担得起风险、才能扛得起大事,才能打消他们说明真相的顾虑——这么多年来,程济一直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除了勤学武功外,还勤读书、勤动脑、肯吃苦。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拜别养父养母和师父邋遢张后,入京游学,文采风流,声名鹊起,很快便得当世名儒方孝孺的赏识。

又因为方孝儒赏识,他得于入国子监深造。只是后来,因为感情上受到严重挫伤,他心灰意懒,没参加殿试便匆匆离开京师,返回故乡。可是,故乡的养父养母不知何故,竟已出走。

于是他便浪迹江湖,寻找他们。直到入狱后出狱,都还未找到。

现在他发现黑衣人竟会使自己的家传绝学“移形换影”,心下自是惊疑。也许他可以从这个人身上,打探出养父养母的一些情况。

且说此时,王请愿遇危,程济不及细想,伸手从近在身侧的树枝上捋下三片叶子,随之用“大玲珑巧手”的劲道将之发出,直射黑衣人。

这“大玲珑巧手”是他从结拜大哥孙坚处学来,虽说掌握的不过是其中精髓之一二,然而威力已十分了得。

想当年,孙坚被蒙古高手追杀的时候,曾用此技发出一根枯枝,一根枯枝竟能将追杀过来的二十三个蒙古高手一举格杀。这事曾经轰动一时。要不是孙坚后来在天子脚下犯下重案,被下在狱中,只怕早就被擢升为御内一品戴刀侍卫了。

黑衣人本要对王请愿下毒手,可是迎面却飞来了三片叶子。三片叶子急如星火,单听其破空之声,便知必有裂石穿金的劲道。黑衣人不敢硬接,当下急退。他一退就走,绝不停滞半点。

三片叶子在射在坡顶大岩石上,没入不见。程济脚下不停,急蹑而上。却听得已落在身后的王请愿喊:“要我跟去吗?”

程济念及平安镇上可能已出事,多一个帮手也是好,当下回一声:“跟来。”

于是乎,王请愿便带着未曾被反弹暗器伤到的四十五名属下,向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等他们追到平安镇的时候,程济已与那个黑衣人斗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四下里,宏正帮的子弟们正与敌兵斗得如火如荼。却不见大哥韦秋息的踪影。王请愿心感不安,游目四顾,发现凤凰楼侧的一间大屋正燃着绿色怪火,青烟滚滚。心想其中必有蹊跷,便跃过去看个究竟。

不曾想,正遇上大哥被龙卷云以怪手拉向大火,他及时出刀,救了韦秋息一命。

他带来的四十五名属下,本也是宏正帮的人,看到帮中兄弟正与敌人打得不可开交,自不怠慢,全都上去帮忙了。

而韦秋息脱险后,看到程济在激战中渐落下风,便虎吼一声,向黑衣蒙面人扑了过去,展开“大崇阳重手”与对方周旋。他还一面向程济开声道:“三弟,这人是谁?怎么这般厉害。”

程济避过黑衣蒙面人的几下杀着,回声道:“他可能是燕王派来行刺护城将领的刺客。不能放走。”

“好,那我们兄弟俩就合力将之拿下。”说话间,韦秋息已连接擂出十七记重拳。一拳能发明暗二劲气,十七记重拳总共三十四道劲气,其中十七道明劲发出刺耳的锐响,所碰之处,无论房檐、树干、石阶,还是假山,全都摧枯拉朽般,分崩离析。十七道暗劲,无声无息,无形无迹,就像可怖的瘟疫能在不知不觉间侵噬任何生命。

可是,黑衣蒙面人,却极为警醒,任韦秋息的重拳暗劲多么无迹可寻,他还是能够避开去,不为所伤。这在韦秋息的决斗史上,还是前所未遇的事。就连也精通“大崇阳重手”,有“济南第一高手”之誊的山东神拳门掌门杨无非,也仅在十二拳之内,便被他的暗劲伤到,更何况是那些对“大崇阳重手”都不了解的人呢?

可是现在,韦秋息已出了十七拳,十七拳,已将“大崇阳重手”的威力全部抖出。再打下去,只怕也是徒劳无功。

面对程济和韦秋息二大高手的全力合击,这黑衣蒙面人竟还能稳守不败。这一点实在叫程、韦二人心惊不已。

其实黑衣蒙面人心中也甚是惊讶,她没想到自己三百招之后,竟还不能将这两个年轻后生拿下!——江山辈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只怕不久之后,自己便要被淘汰了。

或许是因为念及韶华已逝、青春难再而情伤于中吧!她打着打着,便停了下来,没再向二人出手。

程、韦二人见对方停下,便也跟着停了手。只是还是充满戒备的一前一后站着,不让黑衣蒙面人有逃走的机会。

黑衣蒙面人停手后,不禁细细的打量眼前这两个人。只见程济长得一副好相貌,身材修长,朱唇皓齿、骨气清朗,皮肤白净。一双眼睛,神光内敛,含而不露,有如浸在清水中的两颗黑珍珠,虽不耀眼,却弥足珍贵。

——这样一副相貌,文气重过武气,若不是亲自与之交过手,还真不敢相信他的武功竟高到堪当后起武王的地步呢!

另外一个,年过三十,长得体格健壮,浓眉大眼,唇下有黑痣,一脸的森寒之气,俨然一派王者风范,让人看上一眼,便觉不可轻侮。——却正是宏正帮的大当家韦秋息。

这两个人都是京中出了名的武林高手,黑衣蒙面人当然认得。

不过黑衣蒙面人并没有直呼二人姓名,她只开声道:“二位小儿好功夫。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张三丰和杨正昆那两个混蛋的徒孙吧!”他说话的声音很浓浊、沙哑,听者很难从她的话声里辩出他的性别。

“先师名讳,岂容你不敬。”韦秋息怒斥道。

程济却心平气和的道:“阁下博学,与我二人对拆不过三百多招,便使用了至少三十二个门派的武功,其中还包含少林、峨眉、昆仑、崆峒、华山五大派的总共十八门绝技在内,实在令人佩服。却不知何故竟对尊师和杨伯伯不敬,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不成。”

黑衣蒙面人不由得一怔。她没想到程济的定力、才学竟这般出色,非但丝毫没被她的言语所激怒,而且还能将她在动手期间所使用的武功数得那么清楚、精确——就凭这一点,假以时日,此子定会成为武术界一颗耀眼的卫星。

时下,很多人都认为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可是她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为目前为止,她已碰到两个使她感到“后生可畏”的年轻人。这其中一个就是今晚碰到的程济。另外一个却是左督都府的大公子徐延年。她旋即笑道:“年轻人,我想你就是近年来很得建文帝恩宠的新贵——程济吧。”

程济从说话口气和渊博功夫上料定对方年纪必远在自己之上,当下道:“晚辈惭愧。”

黑衣蒙面人点头道:“年轻人,有才不傲、知书达礼,很好。只是你要套我的话,那就不见得聪明了。”

程济:“晚辈不敢。只是前辈出言,辱及家师,这才有心相询。实不是有意冒犯。”

黑衣蒙面人摇手道:“好了。不谈此事。你们二人在此拦截我,却是为何?”

韦秋息想答话。可是却发现这个问题自己跟本答不上来。

程济道:“晚辈亲耳听见曹国公在营帐中喊‘有刺客’三字,然后便看见前辈从营帐中闪出,急奔出城。所以便跟着追来了。想必前辈一定可以给我一个明示吧!”

黑衣蒙面人眼珠子转了一下,计上心头,继续用沙哑、浓浊的声音说道:

“曹国公李景隆徒负虚名在郑村坝大战中,他将五十万南军兵分三路:一路乘燕王出找援兵,城内空虚之际,攻打北平九门一路攻打通州,意图阻止燕王搬兵回援一路由他自己带领,留守郑村坝(位在北平东二十里外),静观其变。其中,在攻打北平九门时,由瞿能父子带领的部队,曾一度攻破北平南面彰义门的城防,取得了破城致胜的战机。可是这位只懂得纸上谈兵的统帅在得到消息后,却没有让瞿能父子乘胜追击,反而让他们暂驻城外,等待大军前来。结果白白殆误了战机。第二天,敌人在城墙上倒水,致使城墙上结了厚厚的冰层,滑不可攀。本已被攻破的城防,因此又成了南军进城的强大阻碍。而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李景隆指挥无方造成的,此其过失一也。”

“在郑村坝,李景隆大军与收编宁王朵颜三卫回返的燕军相遇,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正面交锋,从中午一直打到晚上,战况惨烈,尸横遍野——因为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惨烈的战斗,李景隆心头害怕,当夜息兵后,便忙令麾下将士拔营南遁,匆急中,竟没有通知围攻北平九门的将士,致使围攻北平九门的将士在两天后,便被燕军全面击溃,损失惨重。这样的结果,是李景隆临阵怯逃造成的,此其过失二也。”

黑衣蒙面人顿了一顿,又道:“郑村坝大战后,燕王佯攻大同,驱使小部队兵临居庸关。李景隆不察,以为燕军大规模南下,便领着大军前去会战,谁知他们到达大同的时候,这支小部队已折返北平。时值二月,天气尚寒,南军将士不少人被冻伤,这番折腾,南军得不到修整,使得他们在后来的白沟河战役中,战斗力大打折扣。这是由李景隆察敌不明造成的,此其过失之三也。”

“后来白沟河大战,李景隆合兵六十万,号称百万,与燕军在白沟河大战。这是内战以来,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对决。在这次大对决里,南军将领平安、瞿能等人,作战勇猛,直冲敌营,将对方阵势打乱,迫得燕王骑马跑到河堤上。燕王势孤,本已相当危险,可是他急中生智,假意用马鞭招呼后面的部属,意在使南军相信他的军队就藏在堤下。这时又是李景隆,自作聪明,大嚷敌有埋伏,让大家快速折回。结果不但白白放过一个可以擒捉燕王的机会,还致使南军大乱,为敌所趁,南军百万大师全部崩溃。这是因他不能正确分辩敌人虚实造成的,此其过失之四也。”

阴魔火并阳神

阴魔火并阳神

作者:辛寒窗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