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兰石网 > 小说资讯 > 程济小说_程济小说名字

程济小说_程济小说名字

今天小编带来阴魔火并阳神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程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辛寒窗,*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第五章:移形换影敌踪神秘

宇宙之始,一片浑沌。物我不分,没有名别。大音隆隆,却充耳不闻;大相宏宏,却目无所见;百味混淆,却尝无酸辣;变化更迭,却不觉冷暖;万气挥发,却不知香臭。一切的一切,皆不可言。只统乎“道”。

继而阴阳初分,乃上有天,下有地,中有六合兼四季。从此日月星辰、江河湖海、风云雨电、金土火石、丝竹匏革、鱼虾龟蟹、士农工商等等才有了名别,各有分际。故老子在道德经中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太极拳乃一代武林泰斗张三丰参天地变化所悟得。其宏统于道,能阴阳相合、刚柔并济。其细巧于物,能作龙蛇虎鹤之形,能象暖热凉寒之气,能穷神仙鬼怪之变化。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实是众武功中最难通悟的无上法门。

程济早年知书,广读儒、释、道三教经典。对李耳所著,不过五千言的道德经更是颇有心得,还在陕西朝邑老家的时候,他因对道德经中的好些字句不能理解,常跑到十多里外的知仙庙,求教于在当地素有文名的庙主持慈航道长。

不过,慈航道长的解释也很是抽象难懂,往往使他不得要领,惆怅而归。直到庙里来了一个云游挂单的道士:邋遢张。

程济本也不识这邋遢张是个奇人,他见对方衣衫褴缕,大冷天的还在知仙庙庭院中扫雪,心中甚是怜悯,便将自己身上着的大棉袄脱下来,让给这可怜人穿。

为此,他还与向来生活比较富裕的慈航道长理论一番,结果慈航道长碍于面子,只好对邋遢张多照顾一些。只是从此以后,慈航道长每见他来求教,便闭门不见,不予理会。

倒是那个有了好生活还不知珍惜,整天疯疯癫癫、邋里邋遢的邋遢张对他特别用心,有意无意的启发他破解道德经上的疑难。日子久了,他终于发现这位别人眼中的疯道士其实深藏不露、道行高深,乃尘俗中的不世高人。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便追着邋遢张,求他收自己为徒。也许是因为邋遢张爱上了他的仁心侠气、骨格清奇、又聪慧过人吧,所以很慨然的便将他这个徒弟收下了。

从此,他便跟着师父,疯疯癫癫、邋里邋遢,成为朝邑县里大家引为笑谈的一对邋遢师徒。直到师父要云游他乡,他也因为要入京追寻自己的爱情,所以才改了行头,当起谦恭有礼、温文尔雅的读书人来。

后来见多了世面,才猜到教授自己太极拳的邋遢张乃是武林泰斗张三丰。

因为通悟道德经,又得张真人亲自调教,程济将太极拳打得很有大家风范——全然不受武术套路的局限。与敌对阵,见招拆招。心意所至,出手高妙。变化无穷而又章法严谨。几已达到了儒家所说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

不过饶是如此,他面对眼前这个身材颀长、出招奇诡的黑衣蒙面人,还是觉得自己力不从心,渐渐落了下风。只怕再过二百招,自己便要为对方所败。

他心中晓得,在这南京城中,能有这等厉害武功的不过寥寥几人而已。自己今番赶巧碰上,只怕难讨半点便宜。

如无必要,程济实不愿与这种人动武。

可是他没得选择,因为身为督军,他负有军事督责、监察的责任,决不能让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物从金川门出入。

今夜,他本是要睡的,可是终因挂心城防,睡不成眠,便出来巡视,远远看到曹国公李景隆的营帐亮着灯,营帐外的守卫也多了许多。心头诧异,不知这位国公正在搞什么名堂,他移步走过去,想看个究竟。

才走到离曹国公营帐至少还有百步的地方,忽然听得远处传来一声爆响——这声爆响是韦秋息发出“百炼神锤”,误中凤凰楼壁板,导致凤凰楼楼顶炸裂而发出的。没有火光的爆响,就像皮鼓上捱了一记闷锤,听在耳里,令人揪心。

程济心知一定是平安镇,有敌兵来犯。正欲出声示警,叫守城将士们提高警惕,以防敌兵忽然来袭。却在这时,李景隆的帐中忽然灯烛急晃,传出桌被撞翻、椅子被踢倒的声音,其中还有李景隆的一声怪叫——“有刺客”。

然后便见一道黑影有如强弓上射出的劲矢一般,自曹国公李景隆的营帐中穿出,直飞上城墙,其动作之快,连站在李景隆营外的守卫都来不及作任何阻挡。

程济不及细想,施展轻功,急蹑而上。可是当他飞上城墙,那道黑影已向着城外掠去。这道黑影很可能便是李景隆怪叫声中所指的“刺客”,所以绝对不能放过。

且不管这个刺客有没有刺杀得手,其能于森严戒备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守城将军的营帐,已属十分难得。这样厉害的刺客绝对是万中无一。这个人既然有这么大的神通,那么城中的虚实难保不被他探了去。是于程济当机立断——追。

程济挥袖一卷,在城墙上刮起一道剧烈的罡风,并且在空中留下了一句话——“小心城防”。因为他是用内力说的话,所以城上的士兵都听得很清楚。

那些本来还有些打盹的士兵,被他卷袖发出的那股罡风一刮,也都警醒了起来。

前面的黑影去势如矢,程济紧追不舍。

眼见已接近了离城一里外的紫金坡,只听坡上传来一声斥喝:“口令。”

这城外的埋伏乃是程济一手策划,黑衣人哪里能识得极度机密的联络口令呢?所以他(她)不答,便冲上坡去。

负责紫金坡埋伏的王请愿只认口令不认人。他见对方不答话便冲上来。知此人必来路不正。当既拔刀在手,令属下们作好战斗准备。这时又听见追在黑衣人后面的程济高喊——“水往高处流。他是刺客,赶快截住”。

“水往高处流。”是伏兵与自己人的联络暗号,既口令。只有内部的人才会得知。所以王请愿一听到程济高喊后,便不再犹豫,吆喝一声,令属下们轮番出手。

第一批出手的全是暗器,有铁刺猬、丧门钉、梨花针、蜻蜓镖、化骨水、吸血鬼等至少三十二件暗器同时向黑衣人打过去。

这些暗器有的带着锯齿,能锯破铁盔甲,杀人于盔甲之内;有的带着倒钩,刺到肉里,保证你不敢马上拔出;有的淬有剧毒,见血封喉,绝不会让你多喘一口气;有的很具灵性,似活一般,就比如蜻蜓镖吧,它能在遇到抵挡的情况下,会先行退避,然后再选另外一个角度进击。

总之这些暗器千奇百怪,没一件不是要命的。就算是唐门高手在,让他同时接下这么多,这么杂,这么奇的暗器,只怕也是力有未逮。

然而这个黑衣人却迎着这些暗器扑上来,他(她)没有出手,也没有闪身,可是那些暗器在距他(她)还有两寸的地方,却全都像遇上了压强极大的弹簧,极速的反弹回去。

发暗器的人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为避回弹的暗器都忙乱了手脚。这种忙乱的局面,使得王请愿安排的第二第三批人手都不敢胡乱出手,毕竟大家都不想误伤自己人。

没办法,王请愿只好亲自出手,他舞着娥眉一样弯细的宝刀,扑上前去,对着急冲过来的黑衣人便是一阵急绞。

在这一瞬间,他分明觉得自己已将对方绞成千片万片、千丝万缕。可是黑衣人并没有死,非但没有死,而且还神奇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这情景,就像自己将背门卖给了对方一样。若不是程督军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程济身在二十多丈外,看见黑衣人迎着王请愿的刀光,倏忽,便到了王请愿的背后。他心中不由得咯登一下,你道为何?原来黑衣人避开刀光的身法,甚为奇特,其明明在奔跑当中,手、脚、腰、脖都没有作什么特别的动作,便倏忽一下,从王请愿的前面闪到了后面。程济一眼便认出,对方所使用的,正是自己所精擅的奇门武功“移形换影”。

黑衣人将这门奇功发挥之高妙,已达到了“忽焉在前,忽焉在后,神鬼难测”的地步。这是程济自愧不如,而且认为亲传自己这门奇功的养父养母也难有此高明的事。所以一时之间,他惊疑不定。

要知道,武林当中,最讲究家学保密,像“移形换影”这类独门奇功,是绝对不会轻易传给外人的。

五年前,他与孙坚、韦秋息同居天牢,情义交契,常切磋武艺,以求共进。那时他虽有意将修习这门奇功的全部奥诀示之于拜为兄弟而又胜比兄弟的孙、韦二人。可是后来,因限于家学严规,终不敢倾囊相授。所以,韦秋息学到的,只不过是这门奇功一小部分。

程济本以为,天下间除了他和养父程金、养母张玉外,便无人再精晓“移形换影”这门奇学。谁曾想,今夜,在这紫金坡上,他竟遇上了这等怪事。这黑衣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会精晓程家的独门奇功呢?难道他与我程家人有什么特殊关系?

这些问题也许只有养父养母才能回答,因为他们从来不向他提及有关程家过去的事。甚至,他们从不向他说明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也没听说过自己有什么亲戚。

这一切从他懂事起,便成了心头盘旋不去的疑问。可是他并没有直接去问养父养母,因为凭直觉,他能感觉到他们似乎有所顾忌。既然他们没有说,那就一定有不说的道理,所以程济不想让他们为难,甚至,他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认他们作亲爹亲娘——其实天底下哪有这样对儿子毕恭毕敬的亲爹亲娘呢!

阴魔火并阳神

阴魔火并阳神

作者:辛寒窗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