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兰石网 > 小说资讯 > 程济阴魔火并阳神_程济阴魔火并阳神小说阅读

程济阴魔火并阳神_程济阴魔火并阳神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阴魔火并阳神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程济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辛寒窗,*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第三章:前哨争锋暗劲难防

现在因为得到狱友程济的陈情上请,还有都督徐增寿的极力推荐,建文帝给了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那就是让他充校卫之职,带着同被关押在狱中的二百多位宏正帮兄弟去打仗。

是于,这才有了平安镇上的埋伏。

从牢狱之灾中解脱出来,又被调到前线,面对胜比洪水猛兽的兵灾。

这人生啊,不是在苦忍中度过,就是在激战中存活,想来现实真是太残酷了。

韦秋息猝然间,生起一种“俗世多烦恼,不如一醉眠”的感觉。可是人在社会里,常常身不由己,有些事纵是自己不愿做,但还是不得不做下去。就拿这打仗来说吧,他可不想过来插一手。可是人家皇帝既然派你来了,那你又怎能不做出点样子来呢!

韦秋息伏身于小镇最高建筑“凤凰楼”的顶层。

这凤凰楼原是经营茶水的,因老板有心让顾客在品饮的时候能够观瞻到四面的山水人家,所以特意将之建得特别高。

韦秋息身为伏兵头领,选此高地伏身,既利于观察又便于发号施令。

他在观察中静静的等待,时间就如秦淮河的涛声,一涛一涛的,去不复返。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依稀听得见京城中棒槌击在更鼓上的声音。

这夜,不知城中还有几人能睡得着?

风声里忽然多出些微的异响,这异响轻如花瓣掉在地上,若非耳力过人又仔细听,还真辨不出那是轻功高手踩在草叶上飞掠的声音。

韦秋息仔细听着,异响起自半里之外,但他已辨出来敌总共八十人,八十人,无一不是轻功高手。看来,这是敌人的一支劲旅,战斗力不可小觑。

韦秋息立刻撮起嘴唇,发出三声枭鸣,这三声枭鸣发得二高一低,区别于真正的枭鸣,又不致于使外人查知。二百位伏在暗处的宏正帮精兵,听得他发出的暗号,知敌来近,便都醒惕起来,各自作好了投入战斗的准备。

异响来得甚速,只是半柱香时间,便已到了镇外。

到了镇外的敌人却停了下来。

韦秋息心知,敌人一定出于疑虑,怕镇上有伏兵,所以才没有立刻入镇。果然,在停顿了片刻后,有二十人先行掠入镇中,占据了镇中的高地,诸如瓦沿、树顶、阶口等。还有一个身材臃肿、短圆,淡眉细眼,活似个大冬瓜的人,直向韦秋息伏身的凤凰楼飞来。此人是来敌的第八十一人,先前并没有被韦秋息用耳力探出来,足见其轻功已到了“踏雪无痕、轻如鸿毛”的地步。

江湖中,轻功能有如此高造诣的绝不超过十人,韦秋息自问,自己还没有这等造诣。

此人轻功高极,一上来便要占据这镇中的至高点,想来必是这一支劲旅的首领。

韦秋息因为早料到敌人可能行此一着,所以并不慌忙,他从窗棂中瞥见那人从对面屋顶飞掠过来,当下一个闪身,已用小巧的身法从楼的背面跃下,以“壁虎游墙功”的粘劲,反贴在下层突出的飞檐下。

大冬瓜似的矮人入得凤凰楼顶层后,观察四面,觉得这楼层里,并没有伏兵可以藏身之处,心下稍定。又见那二十名占据镇中高地的属下并没有受到任何狙击,当下便放心的向停在镇外的六十名精锐发出前进的信号。

这人发信号的方式也很特别,竟是引弓弦一崩。

神了,也不知他手上拿的是什么样一把神弓,这空弦一崩,竟发出锐箭破空的声响,而这声响还如名家手下的琴音,清脆动人。

贴身在下层檐底的韦秋息悚然一惊,这弓声让他想起了近年来声名甚隆的燕军大将:“怪手魔弓”龙卷云。

近年来,因为战争需要,燕王唯才是举,广交武林能人异士。据悉,龙卷云是两年前才加入燕王麾下的,仅半年的时间,他便从众门客中脱颖而出,成为燕王最器重的八士之首,后来战功卓著,又被擢升为负责领兵“清君侧”的战将。足见此人手段非同一般。

韦秋息自知今日碰到了旗鼓相当的劲敌。

且说信号发出后,镇外的六十名精锐便踏屋跳梁,进入平安镇。

韦秋息在檐底下瞰,看得明,待敌进入伏击圈后,他便大吼一声:“打”。同时自檐下窜出,向顶楼中的敌首发出他蓄势已久的一记“百炼神锤”。

“百炼神锤”是“大崇阳重手”中最具威力的一式,练到最高境界时,可以一拳将隔空的一片羽毛击成碎末,有天下第一重拳法之誉,乃明初一代武术宗师杨尚昆晚年所创,是山东神拳门不传之秘。

韦秋息父亲机缘巧至,早年救了病重在身的杨尚昆一命,杨尚昆感激,将这门厉害武功传于据他看来极富学武天姿的韦秋息。所以韦秋息自七岁时起,便得宗师调教,开始练这门武功。

四年后,杨尚昆离开韦家的时候曾预言“此子体质健壮,天资聪颖,又勤苦肯下功夫。二十年后,能将我山东神拳门武功发扬至大的,一定非他莫属”。

而今差不多二十年过去,杨尚昆的预言果然不错,韦秋息的拳法在京中首屈一指。

听闻已故师尊还有这么一位外室弟子,山东神拳门现任掌门杨无非曾亲赴南京约战韦秋息,并在败于韦秋息之手后,曾力请韦秋息去山东当掌门。此事一度被武林传为佳话,可以想见韦秋息这一记神拳的分量有多重。

龙卷云惊遇狙击。他久经战阵,自是不慌。但一看对方来势,便知难于硬接,当下急闪,并急退着掠出凤凰楼,他轻功高绝,动作自是万分轻快,可是“百炼神锤”力道雄浑、霸道、波及面广,“轰隆——”一声爆响,凤凰楼的顶层就像被一百斤炸药炸开一般——冲天飞起,四分五裂。

龙卷云急掠出去的身形聚然像被电流触了一下,剧烈的颤抖起来。只有他心头明白,自己虽正面避开了对方的拳头,但还是被那来自拳头上的无形力道波及,左半身为之麻痹。

半身麻痹,身法受挫,对方摧毁了楼顶的拳头又到,退已不及。龙卷云急中生变,单脚下蹴,脚下的屋瓦顿时碎裂,破出一个大洞来,他就随瓦砾尘埃一起,急坠而下,同时,还以未曾麻痹的左手左脚,向上急踢急弹那些瓦砾木屑,以求能阻挡韦秋息片刻。

可是韦秋息是不受阻挡的,他看见破洞中激射上无数飞木碎砾,便急止身形,沉身力踩,也踩出一个大洞来,飞身而下。在尘烟砾障中向着未曾着地的龙卷云连发十拳。

惊觉对方拳风的龙卷云,连换九种身法急闪,终因半身麻痹,不能正常施为,闪到第九种身法时,慢了一点,胸口便连中二拳,被震飞出去,撞破壁板,摔在地上,又压断了几只长椅,嘴角溢血,伤得不轻。

韦秋息这才落在地上,松拳为掌,缓缓下按,气沉丹田,呼出长长一口气来。

龙卷云中拳受伤,心有余悸,双目直盯韦秋息,不敢有丝毫松懈。直到现在,他才看清对方的模样——体格健壮、浓眉大眼,唇下长了一颗米粒大的黑痣,眉宇间正气浩然,俨然一派王者风范,只是却森森冷冷的,站在那儿就像一座冷冻了千年的冰山,令人远望而生敬畏之心。

这人是谁?为什么伏击他?他在这一刻心念电转,忆起军师姚广姚所篡的顽敌录中,曾有过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及画象。当下明白,并计上心头。又见对方强势出手后,依然精气蓬勃、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半点疲惫之态。心知今日遇上了克星,只求能够拖延时间,将所受之伤痛暂且压下。以他轻功之高,只要身上的伤势稍得缓解,或者可以一逃免劫。当下勉力坐起,向韦秋息道:“阁下好功夫。据我所知,京都中能有这等历害拳功的不过四位而已。”

“噢?”韦秋息见对方没有奋起反攻,反而与他说话,猜知其必是想争取时间疗伤,当下也不说破,故做惊讶、好奇的道:“愿闻其详。”

这时,外面的围攻和反围攻战斗已进行得很激烈,隔着屋子,他们可以听见此起彼伏的杀伐声。

龙卷云喘得一口气,缓缓道:“第一位,当然要数继一代宗师杨尚昆之后,能将山东神拳门武功发扬至大的韦秋息大侠。”

“啊!韦秋息成了大侠了?他不是被关在天牢里,至今没有被放出来吗?”韦秋息故意问道。

龙卷云缓缓吸气,道:“韦大侠虽然身陷囹圄,可是他创建的宏正帮,以‘宏扬天地正气’为宗旨,在江湖中激浊扬清、扶善抑恶,对‘大侠’二字,自是当之无愧。”

韦秋息寒着脸点头认可道:“你说这话倒还中肯。”

龙卷云暗将丹田中的真气运到胸口,疏通伤处的血脉筋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可惜韦大侠,侠骨仁心,却被黑白不分的建文帝下在狱中。若是我主燕王,成功靖难,清得君侧。他便可以重见天日了。”

“是吗?”韦秋息听得对方说出这样极具蛊惑力的话,料想其必已知道自己身份,心中暗笑,却装着很神往的样子问道:“你们燕王真那么贤明?”

“那是当然。”龙卷云见对方似乎有些心动,便火上加油道:“燕王求才若渴,对名震京师的韦大侠,自是早就有心结纳。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拜识。他还常常为此叹息不已呢!”

韦秋息心知对方正与自己斗心计,便佯装不察,道:“既然燕王如此器重韦秋息,那么对另外三个拳法高手,想必也是有心结纳吧?”

龙卷云运到胸口的真气盘结之后散开,散开之后又盘结,然后再散开。反复不断,将伤处瘀血渐渐散化。他道:“不错,我主燕王确有此意。”

韦秋息:“却不知你说的这另外三个拳法高手是谁?”

“前锦衣卫指挥使顾星恒、明教教主秦少白,还有近几年来,很得建文帝恩宠的程济。”龙卷云如数家珍的道。

韦秋息点头道:“看来阁下打听得很清楚啊,不知阁下认为在下是这四人中的哪一位?”

“你?”龙卷云叹息道:“你是顾星恒。”

“我是顾星恒?怎么见得?”韦秋息扮出一脸惊讶、疑惑的样子问道。

“韦秋息身陷囹圄,自身难保。而你却领兵在外,专司人命。所以你决不是他。”龙卷云说这话的时候,自觉胸部中拳处已然不痛。奇怪,以对方一拳能将整个楼顶炸开的拳功,自己就算捱得下来,也必伤及五脏六腑,怎会只是运转真气聚散几次,便完全无恙了呢。莫非对方出拳太快,以致力道不准?或者自己轻功又有进步,已以迅捷的身法避开对方的大部分拳劲?他心头既疑惑又庆幸,慢慢将散开的真气回聚膻中穴,运返下丹田。口中还是不停的说道:“明教教主秦少白,无论在年纪、体格、手段上,都与你相去不远。可是明教逆党,与我朝庭格格不入。太祖多次下诏,清剿消除,致使他们被迫转入地下,情况艰难。所以他们绝不会为朝庭卖命,在此布伏。你当然也就不会是秦少白了。”

韦秋息明知对方故意认错自己,但也不禁惊佩于其缜密的逻辑思维。他又问:“那你怎么就知我不是程济呢?”

“程济年轻,我在徐州战役中,曾与他交过手。所以认得。”龙卷云已将真气纳入下丹田,只要再缓上片刻,调好内息,他便可以施展高绝的轻功,那时,或许便可逃过此劫了。他道:“算来算去,你只能是顾星恒了。顾星恒是前锦衣卫指挥使,因替刺客孙坚求情,十年前被罢职在家。但他为人最是忠直,宁愿朝庭负他,也不愿做出半点对不起朝庭的事。所以只要朝庭需要,他随时可能会成为我燕军靖难的阻碍。你,现在做的事,就是朝庭要做的事——”

龙卷云忽觉丹田真气震动、不受控制,似有两条小龙在里面混战,激出一道道强波,有力的击在五脏六腑上,五脏六腑为之沥血、伤肿、破裂。锥心刺骨的疼痛迫使他惨嚎一声,竟同时七窍流血,形容可怖。

“为什么?”龙卷云惨叫着抬起血眼,疑惑而痛苦的望着韦秋息。

韦秋息叹了一口气,道:“我的拳法跟别人有些不一样。别人的拳只有一股拳劲,打哪里伤哪里。我的拳却有两股拳劲,而且一明一暗,一刚一柔,明劲伤敌骨肉,暗劲伤敌真气。骨肉伤有形,真气伤无迹。所以我打你两拳,你却中了四道拳劲。两道明劲中你胸口,两道暗劲中你下丹田。你以为只被明劲所伤,所以将真气导至胸口治疗。殊不知这样,下丹田空虚,那两道暗劲便趁虚而入,潜伏在你的丹田中。待你将真气导回,丹田内两股真气互不相容,势如水火,一时鼓荡,难于自控,便会真元外窜,五内俱伤。”

阴魔火并阳神

阴魔火并阳神

作者:辛寒窗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建文王朝风雨飘摇,各路英雄蜂起,逐鹿天下!为保家护国,除魔卫道,太极传人程济甘愿牺牲自己,修习焚体杀身的终极剑术!但,大势所趋,危局难挽,正当他伤心绝望之时,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声称千年后的人类将会创造出能够逆转时空、改变历史轨道的仪器!这一消息让他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神秘人物的帮助下,他将穿越时空,来到现代,寻求救国之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