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兰石网 > 小说资讯 > 血仍未冷在线阅读_血仍未冷小说阅读

血仍未冷在线阅读_血仍未冷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血仍未冷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续集,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血与魂,爱与恨,义与利的轮回世界故事!*名叫林逸段的懵懂少年,人类世界的一个平凡者,迷惘于那渐渐趋于平乏而残酷的现实生活,意外的车祸,生命的终止。死后的他,却意外的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中,这里存在着在他认知之外的生物,名叫血魂者。陷入这个世界纷争之中的他,直面现实的残酷,在逐渐了解这个世界最初的面目后,却发现自己在人间的死亡并非偶然,在不断追寻真相中,曾经的那个善良真诚的自己,被残酷的世界肆虐殆尽,紧握在手的那份信念,开始动摇!为了找寻心中的疑惑,找到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答案,为了守护心中仅存的爱与信念,懵懂少年开始用双手紧握自己的命运,追随自己的心声,在复杂的现实世界中,寻找关于存在的真谛。然而,在他进入阿米尼塔,踏入六道轮回的世界,获得了血魂的力量后,在不断接近真相的路途中,事实却是

血仍未冷

推荐指数:9分

血仍未冷在线阅读全文

第二章:真相

特舒卜就这么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就在昨天,我们寨子和这个国家的曾经的一个领主,发生了战斗,最后,我的朋友赫巴特也死在那场战斗中。”特舒卜一边说着,站在旁边的那个女孩便伸出右手擦了擦脸庞,然后走出去了房间外,刚才她捧进来的那一盘子圆圆的东西就摆在那张红色的桌子上面。

特舒卜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我们所有的正统血魂者有的被赶出各自国家,一部分人,就像我一样,沦为流浪的非官方认可的血魂者,而另一部分人,则是选择了对恶势力妥协,以保正统之名而苟且偷生的奴隶!”特舒卜说到这双手捏得紧紧,发出“喀,喀”的声音:

“也就是,成为了现在所谓的正统血魂者,就是那些草菅人命的混蛋,被金钱驱使的没有了灵魂的血魂者。”特舒卜说到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

“最终我们这一部分没有选择妥协的人,便被这个可恨的恶势力操纵的世界所抛弃,就因为我们崇尚克利希那之神的主张!”特舒卜加重了语气,双眼牢牢的盯着我:

“但最近的一些流言蜚语却告诉我们,这个伟大的人物,已经逝世了,他为了血魂界的和平,最终被那个来自黑暗的,主张以杀虐和战争获得和平的埃利刻杀死了!”

“虽然没有人见过克利希那和埃利刻的本尊,也没有人亲眼看过克利希那之神的战死,但是那个黑暗之神埃利刻却将他战胜克利希那之神的事迹,来去歌颂着,谎言般的称赞自己是如神一般的光明,但是!”

特舒卜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然后闭上了双眼,沉思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自从克利希那,也就是我们的信念之神死去的消息传开以后,我们这些本来正统的,有着特殊称号和地位的血魂者就被人视作流浪血魂者般,被人抛弃,不被接纳,而现在官方所承认的正统血魂者,却是那些草菅人命,遵循埃利刻派别的以杀虐和战争为获取和平手段的人!”

“也因此,我们现在要和他们作斗争,我们要捍卫属于我们克利希那之神的尊严,还有我们的正义,即使他已经不在了。但是毕竟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官方正统的血魂者,所以我们只能流浪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丧家之犬,到处流浪,寻找可以生存的夹缝。”特舒卜一边说着,一边激动的用手比划着,彷佛一下子把心中的委屈都吐出来一般。

特舒卜话音刚落,此刻,我的脑袋却再次传来一阵阵的剧痛,脑海中浮现出了数不清的画面,但异常模糊,我看不清楚,吵杂的声音忽然从我脑海深处传来。

我不停的打着冷战,因为环绕在我脑袋中的是一声声冷冷的叹息。

特舒卜虽然看到我这般模样,但并没有停止他的演说,他继续刚才的话说着,语气也突然变得从没有过的沉重:

“在那之后,我们和黑暗之神埃利刻以及他的部下经过历时久长的斗争,但我们因为失去了克利希那战神之神的庇护,因此我们屡战屡败,连年的败战让我们发现了一个一直以来就错误的问题!”

“那就是沦为流浪血魂者的我们,没有聚集起来去反抗恶势力,而是选择孤兵作战,很多战士因此白白牺牲!”

“所以在那之后,我们意识到只有聚集大家的力量,团结一致,才有可能赢得这场战争!”

“于是,我最好的朋友,赫巴特,就和我开始谋划着组建一支强大的流浪血魂者兵团,把所有的沦为流浪战士的曾经的正统血魂者,以克利希那之神的信念‘以爱去获取和平’为旗号,把世界的流浪血魂者集合起来,去对抗那些所谓的正统。”说到这,特舒卜缓缓的抬起头,眼神飘忽不离的看着上方:

“那些拿着血魂者的正义去做卑鄙的铁血主义的事的混蛋,这是我们这些所有崇尚克利希那之神的,以和平为信念,以相爱获取和平的流浪血魂者所绝对不容妥协和退让的事。”

“所以,我们在组建军团以后,和正统兵战斗终于获得了久违的胜利,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的推翻他们!”特舒卜说到这,低着头,表情似乎难堪的说道:

“而且此刻那些所谓正统的血魂者,因为拥有埃利刻力量的庇护,他们每杀掉我们一个流浪血魂者,便用血液把他们体内的血魂吸出来,占为己有,我们也因此损失了很多优秀的血魂者,但他们都是我们血魂界值得歌颂的英雄。”

特舒卜说到这又迟疑了会,彷佛并不想再说下去,他眼眶有些许的愤怒之意,但说到这却又莫名的湿润起来。

“说到这,你,你应该记得什么了吧?”特舒卜认真的盯着我,对我说道!

显然,他说这些的目的都是为了把我的记忆唤醒,如果我没有失忆,他是绝对不会透露给我这个陌生人半句风声的。

“没,还没有,抱歉。”我回答着他,此时我脑海里也在尽全力的回忆,虽然有些许零碎的记忆,但我还真的无法将他们串联起来。

特舒卜对我的回答有些许失望,但随即又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继续说:“在那之后,我们便陷入迷茫之中,连年战斗让我们耗费的物质损耗极其严重,我们流浪血魂者,组建的军团耗尽了所有资金但却没有任何援助!”特舒卜低着头,似乎无奈的笑着,紧闭双眼说道:“那段日子,真是!”

“连我们可以获得的自然资源都被所谓的正统血魂者所垄断,而我们因为崇尚克利希那之神的以相爱来获取和平的正派血魂者,所以我们也不能像那些混蛋的血魂者一样,去掠夺别人的金钱或者是能力,更不能去接受一些极恶分子的贿赂,所以,我们本来仅靠信念支撑的军团便面临着分裂的危机!不少我们阵营的战士都因为没有物质援助走投无路而不得不去投靠埃利刻了!”

特舒卜刚说到这,双眼却露出了久违的光芒:“于是,那个肩负着克利希那之神信念的男人。”

特舒卜说到这,又再次停了一下,双手紧握着,扰了扰脸庞,然后闭上双眼,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那个站在顶点的男人,他选择了去交涉和妥协,最终,被埃利刻的得力部下库玛比算计谋害而死,他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我们的寨主,也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赫巴特!”

“怎,怎么会!?,为什么去交涉,最终还会被杀死.?到底是为什么!?”我一脸惊慌的说着,显然我对于这种勾心斗角的尔虞我诈的政治三角恋是没有任何的了解。

特舒卜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

“那天我们带着最精英的部下去赴会,因为合约是他们发出的,合约上非常虔诚的态度让我们这些经过长年的战争,早已厌倦战斗的血魂者们,无疑是当时一个最好的解决途径。那时候我们最大的希望已经并非是推翻他们,而是保持互相和平的态度,停止互相战斗,这已经是血魂界苍生,最大最现实的愿望了,于是我们接受了他们的请求,即使我们明白这很可能是一个局。”

特舒卜说到这,目光回避了我,继续说道:“但是我们错了,和平是暂时的,而战争才是永远的!一方的利益受到侵犯,另一方又会伺机而动,如此循环,永无终止,血魂者的确是无法相互理解的生物。”

“那一次赴会,是我朋友赫巴特经过深思熟虑还有我们民主投票后做出的最理智的决定!”特舒卜说到着,仰起头,仿佛在回味当时的场景:

“我朋友赫巴特,他是一个了不起的血魂者,从小他就教我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血魂者,他教导我如何战斗,如何把血魂者真正的力量融入自己的血液之中,他一直崇拜着克利希那这个伟大的战士,他也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能用爱去感化世界,为这个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特舒卜眼眶渐渐的湿润,啜泣着把这一切述说出来:

“但无奈的是,只要涉及到爱,血魂者的力量也是会相应的减弱的,因为一旦陷入情感的阻碍,血魂者的血便无法迅速凝结,又或者是还没有控制好完全形态便立刻凝结,以致在战斗中的紧要关头失去先机!”

“同时,因为感情的阻碍也会迷惑了血魂者的果断判定,容易感情用事,因为我们血魂者都是经过‘冷血处理’的产物,我们克利希那信念下的战士注定没有埃利刻部下般残忍和凶猛的战斗力。所以在我们血魂界有那么一句话‘你的血越冷,你就越强!’”

特舒卜说到这,犹豫了一会,又接着说:

“而在那天赴会的时候,包括我在内,我们只有十三个战士,但他们无疑是我们寨,甚至是流浪血魂者兵团里最出色的血魂者,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有着一般血魂者没有的战斗天赋,他们是我们打败黑暗血魂者埃利刻部下的最有力的希望!”特舒卜说到这,异常激动的比划着双手:

“但万万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埃利刻的部下库玛比却用了最卑鄙的手段,先是联合埃利刻的其他部下,用金钱相贿赂,并在赴会那天设局围困了我们,还威胁我们解散流浪血魂军团,要求我们把血魂者这个职业也放弃,从此归顺埃利刻,遵循埃利刻黑暗之神的统治。不然,就会将我们全部杀光!”

“但显然,包括我朋友在内的十二个精英战士都不愿意妥协,最终,在战斗中,因为他们人数实在太多,而且也占尽了天时和地利,我最好的朋友赫巴特,为了掩护我撤退,被库玛比杀死了!”特舒卜说到这,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滴落:

“但可恨的库玛比并不肯放过我们的每一个战士,他很清楚我们这十一个血魂者,还有我和我朋友赫巴特,都拥有着我们流浪血魂者的最卓越的战斗能力,如果让我们在这次战斗中活过来了,后患会无穷。”

“最终,因为寡不敌众,赴会的人里,就只有我活过来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我遇见你的,小子!”特舒卜说完,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并将手臂用力的捏紧,愤怒的说:

“但他们错了,就是我还没死,这些仇,我迟早会报的。”

看着他那愤怒的表情,我明白每一个人对于自己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都是难以去释怀的,我开始去怪责自己的好奇心,但我很清楚,如果站在他或是他朋友的立场上,我依然会站在他们这一边,他们的正义是没错的,正确的事我从不会去回避。

“没错,抛弃信念的事,我办不到,如果要我抉择,我也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和你朋友赫巴特这边的正义!”我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特舒卜说!

显然,我被他的遭遇所打动了,但我却在隐约中感觉欠缺了什么,我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对我还隐瞒着什么,但他能告诉我这么多关于他的事,而我却对自己的事无从了解。

人就是这样,喜欢鞭策别人,对于别人的要求很高,但殊不知对于自己的要求,却异常的低。

“那么,你想到了什么没有?”,特舒卜对着我说,从他脸上的面容我看出他的期待。

“还是没有,可是,也许,我真的并非来自这个世界也说不定。”我不知是从哪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去支撑我这样的回答,但我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就在这时,我脑袋又传来一阵剧痛,但这次明显没有上一次那么疼痛,而更不一样的是,我这次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从没见过的画面,包括一间白色的房间,里面有一扇大大的落地窗,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左手袋子上有着红色物体的人,还有那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头戴帽子的男人,和那个有着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的女生,还有很多哭泣的声音,甚至还有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人,刚才模糊的感知,此刻竟然如此的清晰,清晰的画面犹如幻灯片般,一张一张的呈现在我的脑海里,他们到底是谁?我的好奇心又发作了!

特舒卜看着我捂着头难受的样子,有点失望的说:

“看来你暂时是无法想出点什么了,你还是多休息吧,我还有事必须要处理,因为赴会失败,和我最要好的朋友的死,寨里也因此产生了许多小矛盾,已经一度陷入混乱之中了。我现在不能站在这里继续陪你聊天而不去做点什么了,抱歉。”

特舒卜说着,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如果你想到什么,就立刻通知我吧,我会把你送回去你原本属于的那个寨,又或者是阵营,即使你是埃利刻那边的人。”

他说完,走到门口又突然伫立了一下,然后侧身看着我说,继续说道:“毕竟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话音刚落,特舒卜便匆匆忙忙的走出了门外。

在他走出去外面以后,我的脑袋比刚才更加的痛了,这次痛没有任何规律可循,我侧身一趟,头部倒在垫子上,四脚朝天,不停的喘着大气,此时脑海里是飞速划过的刚才的一张张画面,我正努力的串联着这一切。

就在这一刻,我耳膜旁传来了巨大的碰撞声,但我能判断这不是外面的声音,也不是房间里发出的声音,毫无疑问,这是来自我内心深处所释放出来的声音,围绕在我的脑海之中,渐渐的锐利,渐渐的清晰。

我脑袋此时灵光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疼痛感也在那瞬间消失了,还有刚才那从我内心深处所释放的巨大的碰撞声。

“对了,我想起来了,而这一切奇怪的事情都是从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巨大的碰撞声说起的,对,没有错!”我兴奋的大喊着,并从垫子上“唰”的一声跳了起来!

但我又沉思着,因为我并没准备告诉特舒卜真相,而那个真相正如我刚才所言的,那个曾让特舒卜刚才啼笑皆非的理由一样,我真的并非来自这个纷争的世界,而我来自的是!

血仍未冷

血仍未冷

作者:续集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小说讲述了一个关于血与魂,爱与恨,义与利的轮回世界故事!*名叫林逸段的懵懂少年,人类世界的一个平凡者,迷惘于那渐渐趋于平乏而残酷的现实生活,意外的车祸,生命的终止。死后的他,却意外的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中,这里存在着在他认知之外的生物,名叫血魂者。陷入这个世界纷争之中的他,直面现实的残酷,在逐渐了解这个世界最初的面目后,却发现自己在人间的死亡并非偶然,在不断追寻真相中,曾经的那个善良真诚的自己,被残酷的世界肆虐殆尽,紧握在手的那份信念,开始动摇!为了找寻心中的疑惑,找到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答案,为了守护心中仅存的爱与信念,懵懂少年开始用双手紧握自己的命运,追随自己的心声,在复杂的现实世界中,寻找关于存在的真谛。然而,在他进入阿米尼塔,踏入六道轮回的世界,获得了血魂的力量后,在不断接近真相的路途中,事实却是

小说详情